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52岁韩国怪叔叔,凭着大胆的作风,把业主的房子造得乱七八糟

2022-12-07 00:11:34 761

摘要:今年52岁的韩国建筑师Moon Hoon,一共建造了50多个造型各异的小房子。美国Curbed网站称他为“这个世界上的俏皮建筑之王”。却也有因为太不寻常规的设计态度和作品风格,被非议成“一个把建筑看得太随便的建筑师”。来看看他设计的、外型扎...

今年52岁的韩国建筑师Moon Hoon,

一共建造了50多个造型各异的小房子。

美国Curbed网站称他为“这个世界上的俏皮建筑之王”。

却也有因为太不寻常规的设计态度和作品风格,

被非议成“一个把建筑看得太随便的建筑师”。

来看看他设计的、外型扎眼的小房子:

Lollipop House 棒棒糖住宅

在一片灰、白、棕色屋子组成的住宅区里,

冒出一个似圆似方的小房子,像极了一只“棒棒糖”。

Rock It Suda度假屋

在韩国太白山脉里的旌善郡,

一字排开的”方盒子”,

其中一个还“长”出了巨大的金色犄角。

Wind House “风之屋”(鸭头屋)

济州岛一片平房住宅区里,

升起了一只金色的布满鳞片的“鸭头”。

Go. Mir小客栈

711便利店旁,

站着一只“龇牙咧嘴”的小怪兽。

Simple House “简单的小屋”

一个形似猫头鹰的“变形金刚”,

灰色水泥外墙让住宅像堡垒一样。


建筑师Moon Hoon

今年年初,

一条团队和Moon Hoon叔叔在韩国一起待了三天,

探访了他神秘的工作室和三座设计的小房子。

看似“辣眼”的房子里,

其实藏着细致入微、脑洞大开的设计,

屋子的主人也都把他当作极为信任的朋友。

而他本人也跟这些小房子一样,

虽然看上去犀利甚至剽悍,

内心却温暖又柔软。


嘉宾 Moon Hoon 编辑 成卿


Moon Hoon在他首尔江南区的工作室

“如果建筑师都是调频FM的话,我就是调幅AM,波段不一样!他们都好严肃,我就比较会玩啊!”

韩国建筑师Moon Hoon,留着一头飘逸的中长发,微胖的脸庞和身材,有点高晓松的气质。乍看之下穿一身“建筑师黑”,但其实是一件赛车夹克,背后和胸口还绣着彩色Logo,脖子上围一条花色围巾。


采访在Moon叔的工作室进行,这里简直是个宝藏屋嘛。

这里大约80平米,藏在首尔江南区一座普通小楼的二层,工作室的大门刷成了鲜艳的“中国红”,门头上还贴着Moon叔用工作室名字做成的一道符。红、黑、金三种色调,让这里颇像一个游乐场。


工作室墙壁上的涂鸦作品

两幅被MOMA收藏的涂鸦作品

金色的墙是Moon叔的画作展墙,这些看上去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涂鸦在2012年引起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注意,其中的6幅作品进入到这个世界顶尖美术馆的收藏。

房间当中的方盒子是工作台,是Moon叔操控自己整间“工作室飞船”的驾驶舱,画设计图只是他在这里生活的一小部分,余下的大把时间用来玩遥控车、看电影、看书,甚至放空自己和睡觉。

虽然离这儿不远处还有个和同事们共享的“正经办公室”,这里是这位52岁中年大叔给自己补给能量的加油站。


“鸭头屋”的外观

济州岛上的”鸭头屋”:

我内心可能住着个中国人吧!

工作室的一众模型里,有一只像吹风机、又酷似鸭子脑袋的黑白相间的纸质模型。那是大叔建在济州岛上的小房子——“鸭头屋”最初的模样。

为了拍摄采访,Moon叔特意问朋友借来钥匙,带我们去岛上的“鸭头屋”体验。


进入“鸭头屋”

进入“太空鸭’的过程非常奇幻,地面的入口藏在两个方盒子房间的中央,通过旋转楼梯一直爬到顶,大力向上推开一块厚重的木板,这便进入了“太空鸭”的内部:

斑马纹的地板、正红色的墙壁、嵌入墙中的黑色家具,厕所和淋浴间贴了闪耀的金色瓷砖。

“鸭头屋”的卧室和卫生间

红、黑、金三种颜色复刻了Moon叔工作室的用色:“金色是太阳的颜色,黑色是所有色彩的底色,你把各种颜色混合在一起得到的就是黑色。

红色是我最爱的颜色,我知道红色在中国文化里代表幸福,我可能内心住着个中国人吧!”


“鸭头屋”的沙发区

“鸭头屋”最初跟鸭头没啥关系,它有个听上去更严肃的名字 — “风之屋”。客户也不是现在的屋主人眼科医生,而是一个穿着白底花衬衫、带着礼帽的老人。

“这个老人找到我,说想在济州岛上建一个风的博物馆。济州岛就是个以刮大风出名的地方,我爱极了从风出发造房子的概念,于是勾出了一个女人的头发吹在风中的造型。结果没想到,他的生意没做好,断了资金,博物馆的设计也搁置了。”

Moon Hoon为“鸭头屋”绘制的模型和涂鸦

虽然没了客户,Moon叔也不着急,他喜欢这个设计,一直在反复斟酌造型,坚持画图纸和倒腾模型。

几年后,一位眼科医生找上了门,想要在济州岛上给自己家人建一座与众不同的度假屋,“风之屋”的方案最终得以落地。“像灵魂转世一样,又来了”,Moon叔说。


傍晚的“鸭头屋”

他用济州岛上自产的暗棕色玄武岩围合起一个小院子,院子中央是小房子,约150个平方的主体分成三个部分:

两个外观低调的混凝土盒子扎实地落在地面上,中间升起由金色鳞片覆盖的“凝固在风中的头发”。因为做度假屋用,房子的三个部分各有入口、卧室和卫生间,相对独立又相互连接。


“鸭头屋”一层的房间


从内院仰望“鸭头”

从一个特定的角度看,“风之屋”飘在空中的房间更像一张鸟嘴,邻居们开始把它叫做“太空鸭”。房子所在的街区里住着很多艺术家,没有人抵触这样一个异形物的到来。

将艺术融于建筑设计的风格,是Moon叔独特的创新手段,有趣的是即使这房子来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却从不惹人生厌,反而获得了邻居们的一致好评。


Go. Mir小客栈的外观

花最少的钱,

造出令人赏心悦目的小客栈

014年,Moon叔在济州岛上游客更密集的市中心,造了个张牙舞爪、咆哮中怪兽模样的小客栈,叫Go. Mir(“龙头屋”)。Go是房子主人的姓,Mir在韩语中是龙的意思。

“距离这个小客栈走五分钟就是海边,那儿有个济州岛的一个旅游景点——龙头岩,一块形似龙头的巨大火山岩。但我觉得它还不够大,依着它为灵感,造个更大只的’龙’。”

济州岛上的景点“龙头岩”

“黑色房子是龙的脑袋,上面升起的楼梯,一级一级,是甩起来的尾巴!”

小客栈的外观再一次是经典的红黑配色。黑色取自济州岛到处都是的花岗岩,因为建造预算有限,就用了成本更低的黑色涂料来粉刷。选红色,是Moon叔在造一场“龙喷火”的大戏。

客栈二层的房间


客栈内的楼梯

客栈的内部做了纯白色的墙面粉刷,一层是咖啡厅和接待,二层有上下铺的客房、公共厨房、餐厅,三层是个安静的图书室加工作台。相比于外观的热烈,内部的每个房间小巧而温馨。

三三两两拼接、或是单个儿存在的菱格形窗子是龙头屋的趣味之处:“预算有限,窗户都是1米x1米的尺寸,如果一溜儿平铺过去,未免太普通。

二层的公共厨房、餐厅


三层的公共厨房、餐厅

把它们转个45度角,组合在一起,是不是就像牙齿一样!一个连一个,砰砰砰,再空开一段,砰,像做音乐一样,带感!窗户是房子的大脑,要脑子都无聊了,房子会多无趣!”

顶层的“龙尾巴”观景台

从三层的图书室推门出去,是“龙头屋”的高潮所在。

迈过夏天可以用作室外电影院的平台,顺着红色台阶爬上高高扬起的“龙尾巴”,大风吹在耳边,不爬上来还真意识不到这里是眺望岛上的汉拿山,看飞机陆陆续续飞进济州岛的绝佳观景台。

客栈中的小中庭

在这样一个外形张扬、空间紧凑的小房子里,Moon叔在房子中央塞进了一个窄小却可以放上一张吊床望天的中庭,颇有安藤忠雄的成名作“住吉长屋”中间天井庭院的味道。

在许多媒体的报道里,Moon叔被描绘成 “一个随随便便做设计”的人。

实则不然,在他看似轻松且谐谑的作品之下,是缜密的心思和严肃的思考。他研究并敬仰众多建筑大师,直言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的楼梯设计与建筑理论家利布斯·伍兹常描绘的金属造型对自己的设计产生极大的影响。


首尔江南区的Dogok Max.住宅

大都市寸土寸金的地盘上,

也要玩出新花样

Moon叔从来不缺和他一样脑洞大开的客户。一位在首尔经营幼儿园的阿姨,始终认定自己是来到地球上的外星人,她委托Moon叔给自己和儿子在首尔设计一个家,里面还要容纳一间摄影工作室。

而阿姨买下的这块地,70个平方米都不到,一侧是街道停车场,一侧有建好的小楼房,根据城市建设的要求,多层的房子,上面的楼层面积还要依次减少。


Moon Hoon为住宅绘制的概念图

按照建设的限定,Moon叔先绘制出房子可以建造的最大极限外轮廓,然后把轮廓上的点点相连,在房子的外立面上得到纵横交错的笔直线条。

在线条和线条切割出的图案中间,抠出一些不规则的洞口,作为小房子的窗。

图纸这么画,房子也这么设计。包裹着似乎可以发射向天空的线条,小房子矗立在周边环境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住宅区里。


一层对外营业的摄影工作室


二层的工作台和卫生间

一层和负一层是屋主儿子对外营业的摄影棚和工作室;

二层是屋主儿子的工作台和卧室;


三层的厨房和小书房


五层的露天浴缸

三层是母子两人一起使用的厨房、小书房和客厅;

四层是屋主阿姨日常生活的区域;

五层有个小小的露天浴缸。

内部的墙面、地板和家具用了温柔的蓝色、灰色和木色,外墙上像刀刻下的锐利线条,转到室内转成了丰富的内饰:沿着它们或者钉上了家具、或者装上了灯管,让每一层窄小的房间变得活泼起来。

这本来给设计戴上诸多限制“镣铐”的房子,让Moon叔试探出了自己的新玩法。


年幼的Moon Hoon在涂鸦

从涂鸦少年一路念到美国建筑名校

1968年,Moon叔出生在韩国东北部江原道的一个矿业小镇上。小镇上有许多废弃的矿井,阳光下的矿井,是Moon叔童年记忆中抹不去的美好景象。

爱涂鸦是他与生俱来的爱好,回忆起童年时画画的场景,Moon叔的描述极为详细:“我妈妈是个英文老师,给学生做完测试后,会带回家一摞摞白纸给我画画。我能在家里安安静静画上一整天,爸爸妈妈们都有些担心这孩子是不是出了啥问题。

画的内容,都是当时生活的环境,画大山、河流、飘在天上的云、镇上的火车。我可以把画得极其细致,画一辆车,门把手、后视镜通通画出来。”


Moon Hoon和母亲在自己的画展上

中学时,当地质学家的爸爸带着Moon叔和家人移居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在学校里,他的水彩画惊艳了美术老师。老师随即给他策划了一个展览,还让他自行对作品定价。结果,近90%的画都卖了出去,因此而“名声大噪”的天才少年,一下子还接了不少给身边同学、朋友、邻居画画、做装饰的小活儿。

之后,他回到韩国念大学,Moon叔不想成为一名“从画西方石膏像开始接受死板艺术教育”的艺术家,他选择了建筑,“小时候的涂鸦里,我总在画房子”,并且一路念到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研究生。


Moon Hoon和母亲在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校园里

即使这样,他也还是建筑系里不安分的学生。用尺子画图时,他总把画笔离开尺子一小段距离,把直线画成带着自己涂鸦笔触的线条,惊呆了身边画着横平竖直线条的同学们。

再到韩国创立自己的工作室,涂鸦也是Moon叔每天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随身带着涂鸦本,以比写日记还频繁的频率在画画。


“鸭头屋”拯救地球的实验短片

车、太空飞船占去了他涂鸦内容的一大部分,这个从小着迷于科幻小说的大叔始终把自己想想成太空飞船的船长。

设计建造“鸭头屋”的时候,他还把做了个实验短片,当中演绎了一场地球遭遇外太空袭击,“鸭头屋”喷射出导弹击退敌人的大戏。


2020迪拜世博会韩国馆效果图


2001年,从美国到韩国,辗转工作了几家设计公司、意识到为别人打工无法让自己快乐的Moon叔在首尔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并始终把公司保持在10人左右的团队。

他不介意接到的项目是给大公司设计办公楼、或只是给寻常的韩国家庭造个低成本的小住宅,他说:“只想保持一个年轻人的开放心态,快乐地做设计”。抱着这样的心态,在与一系列大设计事务所的竞争中,Moon叔赢下了2020迪拜世博会韩国馆的设计。

打开Moon叔工作室官网页面时,网页上弹出了一行字:“Moon Hoon,一个快乐的摧毁者”,并且弹出了三次。


部分图片由Moon Hoon提供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