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石龙区一楼盘因合同纠纷停工承建商称被拘禁6天

2022-09-28 16:05:01 5940

摘要:石龙区南顾庄村的“东方桂苑小区”楼盘映象网平顶山讯(记者 王绍伟 见习记者 耿华)“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拿到工程款?”“什么时候我们被非法拘禁可以得到一个说法?”日前,平顶山市石龙区 “东方桂苑”小区承建商河南隆兴建设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某向映象网...

石龙区南顾庄村的“东方桂苑小区”楼盘

映象网平顶山讯(记者 王绍伟 见习记者 耿华)“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拿到工程款?”“什么时候我们被非法拘禁可以得到一个说法?”日前,平顶山市石龙区 “东方桂苑”小区承建商河南隆兴建设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某向映象网记者投诉称,自己按照合同约定如期完成工程主体后,工程款却迟迟没有着落。几个月来,无论他怎么向开发商追要都毫无结果,“今年2月,我们两个还被警察带到宾馆里拘禁了6天。”

合同约定的工程付款方式

工程主体如约完工 工程款却迟迟没有着落

13日上午,在王某的带领下,映象网记者来到位于石龙区南顾庄村的“东方桂苑小区”。在现场记者看到,该小区1至5号楼共计18层主体已经完工,临街的售楼部内人来人往,工地目前处于完全停工的状态。

据王某讲述,2012年10月,他代表郑州弘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注:后该工程施工合同变更给河南隆兴建设有限公司)与平顶山市石龙区“东方桂苑小区”开发商河南开启置业有限公司签署了《施工合同》。河南开启置业有限公司将平顶山市石龙区“东方桂苑”小区1号楼至5号楼约57000平方米的建筑面积以大包的形式发包给郑州弘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双方在合同中约定:该工程共分为五个阶段付款,五层主体完工后付所干工程款的百分之七十五、十一层主体完工再付所干工程款的百分之七十五、主体完工验收合格后付所干工程款的百分之七十五、粉刷完工后付所干工程款的百分之七十五。当工程验收合格竣工备案后经双方公司及审计三方决算后付总工程款的百分之九十七,留百分之三为工程质量保修金。如发包方到期未能支付承建方约定工程款,承建方有权停工并按所干工程量计取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息。

自合同签署后,王某就开始按照合同约定组织施工队对“东方桂苑小区”进行施工,“谁知在第一个工程节点起,开发商就开始拖欠我们的工程款。”王某告诉映象网记者,2013年5月31日,第一个工程节点(1#—5#楼)五层主体建好后,他便按照《施工合同》约定找河南开启置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胡某索要第一期应支付75%的工程款,但河南开启置业有限公司当时以资金不足为由并未按合同约定支付。

承建商王某和同事曾被控制在名为“君悦快捷酒店”106房间

催要工程款非但无果 两人被控制在宾馆内

“我们本来不想干了,但通过石龙区南顾庄村支部李书记多次与我公司协调,先后作为担保人、证明人,让我们公司与开发商签下承诺书,保证开发商今后会按时将工程款付清,我才陆续又完成了后期的工程。”王某对记者说,但直到2014年10月24日,“东方桂苑小区”(1#—5#楼)主体完工且验收后,开发商还是没有如期如数支付工程款。由于资金断链,致使“东方桂苑小区”收尾工程被迫停工。

据王某回忆,4月8日下午,他们的工人在施工工地发现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正在驾驶挖掘机等设备企图推翻王某公司放置在工地上的搅拌机。 “工人无法阻止就报警了。这时我才得知,开发商竟然在合同有效期内,与另外一家建筑公司签署合同,企图赶走我们继续施工。”王某说,因河南开启置业有限公司没有支付他们的工程款,就安排工人阻止了开发商的行为。

“今年2月,由于临近春季,为了落实农民工工资,我和另一位同事去和开发商进行交涉,谁知工资与工程款不仅没有要到,我们俩反而还被刑侦队姓常的队长带到宾馆‘拘留’了。”王某说,从2月12日到2月17日,他和同事两人被控制在石龙区公安局南300米左右一家名为“君悦快捷酒店”的106房间中。

“吃住就在宾馆内,我掏钱后他们民警给我买饭吃,所有的通讯设备都被他们收走了,不能与外界联系。”王某告诉记者,直到春节前,在区里和开发商协调给了200万元的工程款后,他才从宾馆内走出来。“今年的4月9日,我又收到了由河南开启置业有限公司解除施工合同的通知。”

解除合同属于单方行为 目前已进入司法程序

为了解事情真相,4月13日上午,映象网记者电话与开发商河南开启置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胡某取得联系,但胡某对记者称这事他不清楚,“我问问情况再说吧。”但直到下午记者离开时,胡某并未对此事作出任何回应。

在石龙区南顾庄村党支部,村支部李书记告诉映象网记者,河南开启置业有限公司和河南隆兴建设有限公司债务纠纷一事目前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现在他们两家已经起诉到法院了。上午还在区里召开协调会,给出的意见是无论开发商与承建商怎么打官司,最终的判决由法院做决定,但是工地必须要开工。”对于施工合同在有效期内被解除的问题,石龙区人民路街道办事处负责该项目的杨部长对记者说,“合同解除是开发商单方行为。”

一起施工合同债务纠纷,为何能牵扯到公安部门?针对王某所说被控制了人身自由的问题,当天下午,记者电话联系了石龙区刑侦大队的常队长,常队长在电话中否认限制王某二人的人身自由,“没有啊。回头再说吧,我正在外出办案。”随后便匆匆挂断电话。就在记者离开前,石龙区公安局宣传科一名刘姓工作人员给记者打来电话解释,“这个案件正在办理过程中,刑侦队现在不方便接受采访。”当记者反问是什么时候立案以及当时为何控制两人人身自由的问题,该工作人员又说再问问情况后与记者联系。但截止发稿前,记者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